控制成本仍是企業的首務,
因為其高低會直接影響市場的擴大和深化,
影響其利潤,影響其長遠發展。
所以一句話,高經營成本不會影響競爭力的說法,
並不成立。

租金成本上升會不會影響香港競爭力?
有人說會,有人說不會。
運輸成本高會不會影響香港物流業發展?
有人說會,也有人說不會。
一句話,
爭論的核心是高經營成本會否影響香港的營商環境及競爭力?
筆者是持前一種觀點的,相信對經濟學有普通常識的人,
對高經營成本影響生意有切身體會的業界,都會贊成前者。

但我們的政府,
卻有與眾不同的理論與認識,
一再強調高經營成本不會影響香港的營商環境和競爭力,
理所當然地受到人們的質疑。
如果這僅是其個人的學術觀點,
則無傷大雅,但由於其具政府位置,
向公眾提出如此有悖常理的經濟觀點,
會直接影響政府的經濟政策,
影響香港營商環境的改善及整體競爭力的提升。
故筆者決定再予評論。

經營成本直接影響利潤
從經濟理論的角度探討,利潤是企業追求的目標,
而經營成本則直接影響利潤。在其他條件不變下,
成本愈高則利潤愈少;成本太高,
更可以招來負利潤,亦即虧本,甚至血本無歸。
另一方面,成本高,在正常的市場條件下,
必然影響出售價格的彈性,導致其市場競爭力下降,
這應是一般經濟學常識。當然,
任何一種產品及服務的利潤既取決於成本,
也取決於售價,有時雖然成本較高,
但售價更高,經營者仍會獲得預期的利潤;
但在充分競爭的市場下,這種情況難以出現;
或會出現,但肯定不會持久;而且即使在這種情況下,
控制成本仍是企業的首務,
因為其高低會直接影響市場的擴大和深化,
影響其利潤,影響其長遠發展。
所以一句話,高經營成本不會影響競爭力的說法,
並不成立。

但更重要的是回到香港的實際。
筆者想從實際出發,評析政府的兩個主要觀點。
首先是「租金飆升不會影響香港的競爭力」的觀點。
據報道,甲級寫字樓的租金升幅顯著,
由零四年至今已上升五成,亦帶動乙級寫字樓上升,
對此,有人批評本港寫字樓租金過高,影響競爭力。
但政府日前在出席一個土地政策研討會時卻認為,
本港寫字樓及商舖租金飆升,不會影響香港的競爭力,
因為香港的住宅、寫字樓和商舖租金上升,
主要受到需求帶動,反映海外有更多企業來港拓展業務,
市場上有租金需求,令租金上升,並非由發展商及業主推高租金。
長遠而言,他相信本港人均收入升幅,將高於租金。

樓價租金高有人為因素
這裡,政府的結論有明顯的偏頗:
你怎可以一口咬定、香港的住宅、
寫字樓和商舖租金上升,發展商及業主沒參與推高?
事實上,香港的高樓價、高租金,一直同發展商及業主的推波助瀾有關。
現時不少寫字樓及商舖空置時間不短,有的甚至一兩年,
但業主寧願承受租金損失而不割價出租,這不是參與推高行動又是什麼?

此外,這裡也有一個誤區,以為任由市場起作用,就不會影響營商環境,
影響香港競爭力。其實在香港,通過「炒」不斷推高樓價、租金,
正是這種市場行為,影響香港營商環境,
影響外商乃至本地商人對香港投資的興趣,
而另擇歸宿的重要原因。對此業界是有共識的。
香港製造業北移而引致的空心化,
高地價、高租金難道不是主要推力之一?
現時服務業也出現部分工序北移,
不也是高地價高租金所賜?
香港租金比近在咫尺的深圳高十倍八倍,
這點對香港投資者轉投深圳,
其吸引力能低估?

第一港口地位已被追上

眾多的國際評級機構及學術機構,
在評價香港的競爭力或營商環境時,
大多都明確指出高租金是影響
香港競爭力及營商環境的主要因素之一,
不知政府對此有何見解?
而近期不少國際企業把地區總部撤往內地,
明確指出的重要原因之一,
同樣是高樓價高租金,
難道這不說明租金飆升影響營商環境及競爭力?

其次是「高成本不會影響香港物流業」的觀點。
政府出席多個公開場合時,
對本港的經濟前景感到樂觀,
他說,實際上香港的貨櫃碼頭業務仍然有增長,
而且在物流業方面有所提升,並非香港被邊緣化,
所以港人無須太擔心。談到成本問題,
他更稱,由於人們都願意以較高費用運送高價值和需按時送達的貨物,
現時香港的國際貿易中由香港機場處理的貨物日益增加,
這是香港轉向高增值活動的另一個例證。

以香港的貨櫃碼頭業務仍然有增長,
物流業方面有所提升來證明「高成本不會影響香港物流業」,
顯然是無力的。香港物流業目前仍有發展,
因素顯然是多方面的,服務水平及航線等歷史形成的優勢仍起作用,
以及競爭對手仍未趕上等,都是重要原因。

但我們應看到,高成本因素的消極作用,
正在嚴重腐蝕著香港的航運優勢,拖香港物流業後腿。
在此只想重複兩點。一是本港近年在海運方面只有約百分之三增長,
相對深圳港的百分之二三十不可同日而語,
且香港「第一港口」地位已被新加坡追上,
業界預料深圳、上海未來三年可超過香港。
二是空港方面,廣州的花都國際機場有最接近貨源地珠三角的先天優勢,
並銳意擴大國際航線,提高服務質素,加上成本大大低於香港,
其對香港空港的壓力日益嚴重,都對此特別提出警告。

不居安思危會被邊緣化

香港海運發展大大落後,空港面對嚴重挑戰,原因有多方面,
但業界及絕大多數研究者都關注到,主要原因是高成本。
業界人士指:由於陸路運輸和貨櫃碼頭費用高昂,
通過香港進出口,每個標準貨櫃輸美成本要比深圳貴三百美元;
在碼頭建設方面,在香港建一個貨櫃碼頭是內地碼頭投資的4至5倍。
的確,由於現時香港在航線及服務水準方面,對內地仍有優勢,
但與成本此消彼長,加上內地在服務質素及國際化方面迎頭趕上,
如果不居安思危,香港物流業不被邊緣化才是怪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rimesec 的頭像
Primesec

Primesec

Prime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