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開啟了貨幣戰爭?

貨幣戰爭  


[ 德國總理默克爾公開指責日本的貨幣政策:“我對日本的(貨幣)政策有很大的擔憂,
央行不應該為政府的錯誤行為以及國內經濟缺乏競爭力負責。” ]


後危機時代,日本官方在繼承並發揚美聯儲的量化寬鬆政策(QE)後,
又明確提出了“弱勢日元”的“強國路線”。


當全世界多數國家對此嗤之以鼻的時候,
越來越多的國家卻暗示將加入貨幣貶值的陣營。


若按此邏輯繼續擴張,等待世界的便是一場將席卷全球的無硝煙戰爭,
即全球範圍的貨幣戰爭。


誰開啟了貨幣戰爭?

貨幣戰爭也稱競爭性貶值,是指在一定條件下,
在國際事務中,各國競相壓低本幣匯率的行為。


“本輪所謂的‘貨幣戰爭’的起點在於當前美元體系中的核心國家開始執行超低利率政策之時。”
現代金融理論的奠基人、美國斯坦福大學教授羅納德‧麥金農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
“當前美國維持其接近零的利率政策是不應該的。受低利率影響,
從發達市場流出的熱錢正在推高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而美國的QE政策鼓勵其他發達國家(以日本為例)
也採取擴張性的貨幣政策進而避免本幣像發展中國家一樣升值。”


巴西財長Guido Mantega曾直言,美國的QE政策導致美元貶值,
並進一步引發很多新興市場國家的輸入性通脹,這已經標志著貨幣戰爭的爆發。



不過,紐約梅隆銀行亞太區CEO利格斯1月中旬在北京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美國盡管執行了四輪QE,但美聯儲政策掛鉤的標的是就業率而非美元匯率。
利格斯稱:“美聯儲並沒有像日本那樣公然宣布壓低本國貨幣匯率,
因此不能稱其引發了貨幣戰爭。日本政府明確以壓低日元匯率為政策目標,
這是比較值得注意的,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視為正在引起貨幣戰爭。”


2012年12月底,安倍晉三(下稱“安倍”)正式當選日本首相並明確,
向日本央行施壓以激進措施壓低日元匯率,
其“無限量寬鬆”以及對日本央行的強硬態度引發日元在兩個月內貶值10%。


隨即多國央行表示不滿,紛紛指責日本政府引發了新一輪貨幣戰爭。
在近日舉行的第43屆達沃斯論壇上,
德國央行行長魏德曼明確指責日本新政府的政策正在引發全球範圍內的貨幣戰爭;
俄羅斯央行第一副行長烏留卡耶夫也表示,
日元急劇貶值可能成為新一輪“貨幣戰爭”的導火索;
德國總理默克爾也公開指責日本的貨幣政策:“我對日本的(貨幣)政策有很大的擔憂,
央行不應該為政府的錯誤行為以及國內經濟缺乏競爭力負責。”


潛在的加入者


按照麥金農的說法,貨幣戰爭最直觀的表現是各國競相貶值本幣。
根據這個邏輯來推斷:如果是美國啟動QE點燃貨幣貶值的導火索,
那安倍本輪壓低日元的政策則是正式拉開了貨幣戰爭的序幕,
因為更多央行已暗示將跟風。


英國央行行長默文‧金近日表示,英國2012年四季度經濟數據會遠遜于三季度,
英國經濟復甦遠弱於其他發達國家。金表示,2013年將出現一輪競爭性的貨幣貶值,
其希望看到英鎊貶值。他指出,英鎊曾在2007年末至2009年初貶值25%,
類似程度的貶值將是英國經濟實現全面再平衡所需要的。


此外,無論是近日日本央行公布的1月份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還是去年12月份失業率數據,
都有跡象顯示英國方面正對英鎊升值表示擔憂且有意調控通脹目標為經濟刺激作準備。
外界擔憂,英國可能跟隨日本加入新挑起的貨幣戰爭,英鎊貶值近在眼前。
英國央行候任行長、現任加拿大央行行長馬克‧卡尼甚至已經明確釋放修改(英國央行)
原有貨幣政策框架的信號,核心就是放棄英國央行原來盯住通脹的政策框架。
卡尼去年12月在多倫多表示:“在後危機時代,管理通脹已經不是央行最主要的任務,
即便經濟已經復甦,央行也需要保証長期的低利率環境以刺激經濟。”


除了英國,歐元也有可能加入“貨幣貶值”行列。自2012年11月中旬以來,
歐元對美元持續走強,升值幅度已經超過5.4%。


在見証了日元2個月內貶值10%之後,1月16日,
歐元集團主席容克公開表示:“歐元匯率高得離譜,
這對歐元區企業造成極大壓力。”該言論一出立馬引發市場關注,
歐元應聲回落。市場將其解讀為,歐元區可能會進一步壓低歐元匯率。


貨幣戰爭受害者

麥金農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從美國QE3以來,可以清楚地看到熱錢湧入中國等新興市場,
一方面推高了這些經濟體的資產泡沫,另一方面那些執行浮動匯率的國家貨幣承受了巨大的升值壓力。


“本幣升值對於原本依賴出口拉動經濟的國家或地區而言本身就是一種利空;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國際上主要貨幣貶值自然會導致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
而新興市場國家在管理匯率市場和貨幣政策方面的應對能力是相對比較弱的,
輸入性通脹是下一步新興市場國家面臨的一個重要挑戰。”
一家歐洲銀行的中國高管對本報記者表示。


“發達國家之間貨幣競相貶值,發展到一定程度很有可能會引發貿易戰;
不過,目前還未達到那個地步,其中有一定的國際較量因素。
另外,一些國家可能還會中途退出,比如日本,盡管安倍現在強推日元貶值,
但對於日本這個對國際大宗商品進口依賴很重的國家而言,
這種單向貨幣政策維持的時間有限,當遭遇到強大的外部壓力時,
我們可能還會看到類似廣場協議的再現。”

一家跨國銀行分析師對本報記者表示,不過從短期來看,
主要發達國家傾向本幣貶值的現象還比較嚴重,
這將給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帶來壓力。
如果這種情況持續,政府對匯率市場的干預將日益增加,
甚至一些新興市場國家採取一定的資本管制措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rimesec 的頭像
Primesec

Primesec

Prime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